主页 > 天天

一部让我热泪盈眶的电影

时间:2019-07-05 来源:飞扬清扬跳舞


我向来最讨厌看战争片,我讨厌结局里,主角总是悲壮地死去,比如刘胡兰、杨二小;我讨厌战争的残忍画面,比如人体被烧红的铁烙,被电击等等;我还讨厌各种各样的阴谋,那些特务们总是擅于伪装,并躲在暗处捣鬼,类似种种,都让我观影时提心吊胆,我不愿意随剧情体验这些人类的悲剧。


所以,小时候就算再无聊,我也与那些炮火连天的剧情不沾边。


可是最近,我偶然刷了一部战争题材类的电影,却被它深深打动,看得我泪水涟涟。


感动我的,是那个瘦得像一株玉米杆子的男人。他叫戴斯蒙德.道斯,在这部电影里,他是主角。



上个世纪40年代,美国举国上下的青年都渴望投入到二战中去为国家效力。尽管戴斯蒙德.道斯才遇上了自己的今生所爱,但他也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就是这次报名,让他成为了二战史上最独特的士兵。


在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世界里,道斯向长官提出了两个条件:


1、为了参加教堂活动,他要求每周六休息。

2、他拒绝携带枪支。



这两个条件让长官笑掉大牙,军人是要冲进战场杀敌,不分昼夜保卫亲人与祖国的,他居然不仅要休息,还不带枪。


战友们认为他脑子缺根筋,长官认为他作为士兵,是懦弱无能的,而且很不称职的。而且一旦进入残酷的战场,他不仅无法保住自己的性命,还会拖累战友甚至耽误整个军事行动。


很显然,道斯不适合呆在军营,但是他并没有要走的打算,他既要报效祖国,又坚决不碰枪。


这种行为引起了战友们的严重不满,并开始恐吓、暴力殴打他,给他分配格外艰难的任务折磨他。而他的长官层层报告之后,直接将他送上了军事法庭,他也将面临严重的牢狱之灾。



道斯不碰枪,是有原因的。


小时候,他和弟弟打架,冲动之下用砖块拍了他的头,弟弟当场晕厥,多斯吓得要命。在父母对弟弟进行急救时,多斯以为自己杀死了弟弟。从小生活在基督家庭里的他,严格遵守十诫,其中第六诫就是:不能杀人。而他与弟弟的冲突,让他遭受了良心的谴责,从此,他对杀人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道斯的父亲曾是个一战军人,但战争的残酷让他变成了喜欢施暴的酒鬼。他殴打自己妻子的画面被道斯看在眼里,有一次道斯忍无可忍,冲动之下用枪指着父亲的头,但母亲恐惧的哭泣,还有父亲悔恨的泪水让他住了手。



所有的这些事,都让他领略了暴力与杀戮的邪恶,杀人就是不对的这种信念深植于他的脑海。


长大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用皮带帮助了一位车祸受伤的人止血,医生告诉他:你的举动救了他一命!那一刻,他享受到救人一命的美好感觉,加上他正是在医院遇到了后来作为妻子的护士多萝西,让他更坚定自己的信念:绝不做伤害人的事,只做救人的事。


这条原则被他贯彻到底,当所有人都在说他不对,骂他不正常,甚至要为这条原则错过婚礼、经受牢狱之灾,哪怕自己的信仰违背常理,违反军规,他也要据理力争。



一个人要有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始终如一地坚持内心的信仰呢?


我只看到芸芸众生里,从来都是改变自己去适应这个社会。我们最初怀抱改变世界的决心,直到被世界改变了决心。在每个人的人生剧本里,四处充斥着为了现实放弃梦想、为了金钱放弃底线,为了利益放弃原则,为了讨好而放弃自己的戏码。在我们人生的道路上,最容易的是妥协,而最难的就是坚持啊。


然而道斯的这种坚持,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后来,道斯的父亲向自己的前上司求助,争取了一纸特令,才让他得以成为一名不抗枪的医疗兵。大家都认为他无法活着回来的时候,结局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在那场被丘吉尔称之为战争史中最激烈最著名的战役之一的冲绳战场上,尽管战事异常惨烈,阵亡的士兵一车一车的拉走,但道斯却以一己之力,冒着敌人的枪炮拯救了近百名战友的生命。在救人的过程当中,正是凭着“上帝,让我再救一个吧”的信念,才促成了他自己的这一壮举。


许多人都会觉得:“怎么可能?这么狂轰乱炸,地毯搜索主角都没挂?还飞身踢雷,救了那么多人?”这种剧情太老套,太夸张了吧?


但事实是,道斯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他的传奇经历比剧情更精彩。



据维基百科介绍:英雄斯蒙德·道斯不是救了75人,而是他当时根本不记得自己救了多少人。于是在营长和自己的折中下,只报了75人!这其中有不符合救治条件,炸断双腿的战友(那人最后活了72岁),甚至还有残活的日本士兵。


而在自己被担架抬下去的路上,他却决定把担架让给另一名伤员,坚持自己走回了急救站,此时他腿上至少有十七块弹片,路上还被日军狙击手打了一枪,这导致他后来耳朵接受了将近五年的治疗,才渐渐好转。



那些鄙视他的战友、误解他的长官通通对他刮目相看,道斯因此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连枪都没有碰过,却获得无数荣誉的二战士兵。


这部电影的名字叫做《血战钢锯岭》。


道斯,他愿意服兵役报效祖国,但他的良心和信仰却告诉他拒绝杀人,他应该算是真正意义上第一位“良心拒服兵役”者。而他对信仰的坚持也感动了上天,让他在最不可能活下来的战争中,奇迹般的活着回家。


后来,有一名在钢锯岭战役中活下来的日本狙击手把当时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他当时之所以没对那个瘦瘦的跑来跑去救人的美国医疗兵(道斯)开枪,不是因为于心不忍,而是因为……他的狙击枪子弹卡壳了!


瞧,就是这么神奇,当你坚持自己的信仰时,上帝都会来帮你!



而我之所以喜欢这部电影,还源于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在制度面前,在命令面前,在权威面前,道斯选择只听良心的话!这是一种多么难得的精神!


我想起曾看到的一封信,是纳粹幸存者写给老师的:


亲爱的老师:


我是一名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我亲眼看到了人类不应当见到的情境:毒气室由学有专长的工程师建造;儿童被学识渊博的医生毒死;幼儿被训练有素的护士杀害;妇女和婴儿被受到高中或大学教育的士兵枪杀。


看到这一切,我疑惑了:教育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的请求是:请你帮助学生成长为具有人性的人。你们的努力决不应当被用于创造学识渊博的怪物,多才多艺的变态狂,受过高等教育的屠夫。


只有在使我们的孩子具有人性的情况下,读写算的能力才有其价值。                                                                                              


   一名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



多么令人振聋发聩的见解与教训啊!虽然战争让一切屠杀都变得合法,让一切文明时代的规则与制度都形同虚设,也让人变得不再像人,生命渺小如蝼蚁,但我想,如果多一些像道斯那样坚持自己良心的人,那么至少,许多生命便会得已续存,许多惨无人道的事件便不再有存在的土壤吧。